最新新闻
提前40天关门 滑雪场非雪经营之路在哪 海淘战“疫”:道阻且长 行则将至 促进口罩等企业增产增供 79股延期披年报 天威视讯已二度后延 “开门红”未红 保险业启动应对 130人感染 钻石公主号“拖垮”公主邮轮? 北京制造业企业复工首日 防疫与生产并重 促商业服务业平稳运行 北京出台1+X措施 2月11日完成疑似患者检测清零、目前没有特效药……武汉疫情防控最新进展来了 上下同欲者胜,万众一心者兴 大量口罩近期上市 口罩生产秒速仅需0.5秒/只 新型冠状病毒如何选择口罩 相关部门明确推荐这些类型 申通韵达恢复运营 快递公司全面复工了吗? 富士康生产口罩 2月底可达到日产200万只 青岛口罩开启预约 每只2元每次限购10只 揭海外口罩代购内幕 原价3元报价48元 各快递公司几时恢复正常 国家邮政局最新消息来了 武汉马路市场营业 推动逐步恢复农贸市场经营 走近N95口罩生产线 确保日产达2万余枚口罩 进京列车要有隔离区 出行的旅客要注意了! 1月CPI同比上涨5.4% 猪肉价格涨多少? 辟谣人民币带病毒 纯属无权威部门认证的谣言 一升汽油是多少斤 今日92油价多少钱 出门购物如何全流程防护 采购指南来了! 江小白多少钱一瓶 100ml规格最新价格 快递公司全面复工 申通和韵达等宣布全面恢复正常运营 青岛可网上预约购买口罩 市民每次限购10只 72小时建成口罩厂 日产达到4万只医用口罩 湖北部分企业免收3个月房租 工业用水用气价格下调 2月10日生猪价格 广东猪价高达22.6元/斤
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提前40天关门 滑雪场非雪经营之路在哪

2020-02-11 11:17:25   来源:

受冬奥日近、政策红利等助推,今年消费者滑雪需求高企,京城不少滑雪场为揽更多人气早早砸下数百万元进行设备改造、人员培训,然而,一场倏忽而至的疫情,让这个“雪季”提早40天画下了休止符。2月10日,北京多家滑雪场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本要经营超过百天的雪季,今年只开业了60天左右,虽然营业期间客流量上涨,但对于依靠3个月来养活全年的滑雪场来说,提前关门的冲击令人扼腕。更值得关注的是,与其他很多行业不同,滑雪场不能静待疫情过后的“春暖花开”,而是亟待破解四季经营考题。事实上,如何破除单季经营限制、利用闲置资源、稳定人员等一直是滑雪场思考的问题,只是如今形势更加紧迫,毕竟接下来,滑雪场需要从非雪季经营中寻找新“钱途”。

未标题-5 拷贝

摆脱单季经营桎梏

对于军都山滑雪场总经理乔伟来说,2019年至2020年的雪季无疑是艰难的,“作为全国第一家开夜场的滑雪场,2003年第一次试水时,曾经历过场内只有7个客人的窘境,而这个雪季夜场一度达到1500多人同时在场内,这背后,不仅反映出滑雪需求正快速上涨,也因为军都山滑雪场提前做足了功课,去年投入了数百万元进行灯光改造、增设造雪机、器材更新、设备检测等,并且为了提升服务水平,从2019年10月起就进行人员招聘、培训等工作。”乔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然而,营业期客流量同比增长7%左右的喜讯还没来得及庆祝,就被疫情打乱了阵脚。”于是,非雪季运营开始成为各家滑雪场的必答题,而非选择题。

其实,多年来四季经营都是各大滑雪场的一个共性问题。此前,部分滑雪场曾尝试过推出山地自行车、露营、音乐节、漂流等项目;也有企业谋划,在冬季运营结束后,与教育机构进行合作,利用场地为青少年提供深度营地教育和文化教育等,不过尝试者不少,但成功者寥寥。

谈及四季经营话题,密云南山滑雪场总经理胡卫更是感慨颇多。“早在2003年,南山滑雪场就做过夏季运营的探索,当时我们在夏季经营前通过购买人工草皮和植草植树美化环境,并开展滑草、山地全地形车、悠波球、滑道(旱地雪橇)、滑翔翼、充气攀岩等,但做了两年,因困难较大无奈暂停了,主要是当时有车族数量较少,而滑雪场开展的多个项目接待人数也有限,最高峰可能达到每天接到500人次左右,但与之匹配的员工也需要200人左右,成本居高难下,且由于不少活动需要佩戴护具,在夏季消费者体验感不佳,难以维系。”胡卫说,“不过,现在整个市场大环境已经改变,自驾游、京郊游的热度不断攀升,确实让滑雪场四季运营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胡卫进一步介绍,从国外的经验来看,韩国有些滑雪场值得借鉴,比如有韩国滑雪场在滑雪季接待游客量为100万人次,而夏季戏水乐园的接待量则达到每年140万人次。另外,近几年来,越野跑等颇受欢迎,此前也有相关活动找到滑雪场,如果能够得到政策上的支持,拓展户外运动也将成为有益尝试。

探索之路并非坦途

“在非雪季运营是个持久性话题,就滑雪场而言,也确实面临一些现实难题,今年可能更为严峻。”北京石京龙滑雪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向晨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以往春节期间游客量能够达到平时周末的三倍,这样估算下来,提前歇业将使滑雪场损失约40%左右的营收,再加上退票、退卡带来的负担较重,所以首先希望得到政府的扶植基金,帮助滑雪场先补元气,然后再配合相关政策上的支持,滑雪场才可能有信心去探索四季经营。”胡卫也表示,四季经营中,无论是活动立项还是用地、用水、用电等都需要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许可,所以只有解决了滑雪场的各类合规问题,才能让企业有“底气”去加大投入。

另有不少业内人士提出,近几年来,滑雪场需要进行提质增容。所谓的“容”,即是规模,可北京目前大部分雪场土地来自于租赁,随着土地政策趋严,对滑雪场上马新项目、房屋设施增建等有较严格限制,这使得滑雪场的业务调整具有较高难度。

此外,北京市滑雪协会主席李晓鸣还指出,除了疫情带来的经营困境以及相关政策有待进一步明确外,以北京20多家滑雪场为例,规模不够是其转型过程中的一大阻碍,也只有当滑雪场形成规模化、龙头化发展,才能更好地对接其他行业,“滑雪场要想变身成为可以多季节运营的旅游目的地,必须要有吃住行游购娱等多方面资源匹配,而单一的、未成规模的雪场,无法聚集相当数量的客流,必然难以带动相关的产业发展,受季节因素的影响也就会更为明显”。

开源需要组合拳

不难看出,欲让滑雪场修炼内功,恐还需要多措并举。业内分析人士侯明晖分析,我国滑雪场四季经营是大势所趋,一方面,与“一季养三季”的模式相比,减少空窗期有助于滑雪场内工作人员的稳定性,降低滑雪场内设施维护所带来的成本负担;另外,随着户外运动等步入发展快车道,也需要大量的场地资源去匹配,而雪场就是很好的选择。不过,“靠什么吸引人、拿什么留住人,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而在这一过程中,通过顶层设计进行引导非常重要”。李晓鸣说。

有不愿具名的冰雪业者认为,此前,针对冰雪产业,国家出台过不少政策,接下来,希望能够结合我国冰雪行业发展的最新态势,进一步给出细化措施并推动将政策快速落地。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在2016年颁布的全国冰雪场地设施规划的保障政策中,就提到政策落实,且要求各地各部门对特定时期、特定环境制定的一些在目前看来不适应冰雪运动发展的政策文件进行梳理。

“在疫情过后,止损将成为滑雪场的第一要务,相关政府部门如果能给予税费、租金等减免,并拨付一定资金可以帮助企业‘补血’;而开展非雪季经营,则可以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造血’。”侯明晖说,“具体来看,可以圈定一些山地运动、特色旅游等领域,明确鼓励滑雪场涉足,同时,还可有意识地引导一些室内培训、研学、音乐节等项目对接到滑雪场,以保障稳定的客流。”他进一步分析,京津冀区域内拥有庞大的消费客群,对于各类旅游、娱乐活动的参与意愿强,如果能够通过政府、企业等多方努力,将有望转危为机,推动滑雪场突破季节限制,实现多元化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