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网贷转小贷路径明确 为何有人不愿“上岸” 合计4家 11月IPO取消审核数创年内新高 资本光环消失 中国粮油求退市 当疯狂“黑五”遇上美股四连涨 印纪传媒退市:现在多狼狈 曾经多辉煌 太阳宫爱琴海明年闭店 楼宇用途尚存争议 医保目录扩容 70个新药均价降六成 太空能传播声音吗?人在太空中大喊大叫会怎样 日本大阪强制公务员下班是真的吗 日本大阪强制公务员下班原因曝光 张亮寇静离婚是怎么回事 张亮寇静离婚原因曝光 康复中心被指虐童是怎么回事 康复中心被指虐童是真的吗 两中国公民被绑架是怎么回事 两中国公民被谁绑架了 网银回应罚2943万是怎么回事 网银回应罚2943万是什么情况 校服收费2300元 校服价格贵家长称负担重 vivo X30外观首曝光 vivo新机怎么样 微信上能登陆QQ了 新功能无法回复消息 五粮液机场将通航 通航后可直飞30多个城市 轻食餐厅受追捧 餐厅人均消费50元上下 南京回收吃剩汤圆回锅 监控拍下汤圆二次售卖全过程 医保药品新增70个 药品平均降价60.7% 女人摆地摊卖什么挣钱 推荐最赚钱的地摊生意 欧莱雅因广告被罚 欧莱雅回应虚假广告被罚 羽绒服哪个牌子好 中国羽绒服品牌排行榜 泰山币今起可兑换 2019年泰山币多少钱一枚 2020元旦放假安排 2020年元旦节只放假一天 北京垃圾分类新规 垃圾不分类投放将面临处罚 喝风辟谷被查封 “喝风辟谷”真的能治百病吗? 拼多多孵化直播业务 业内人士称月底将内测小程序 医保药品新增70个 多个进口好药给出都是平民价 上海药神案重审 销售假药罪是怎么认定的?
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网贷转小贷路径明确 为何有人不愿“上岸”

2019-11-29 10:30:51   来源:

当前,一则由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共同发布的《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引起行业轩然大波,随着该指导意见的发布,一系列关于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的合规条件与资质要求等纷纷浮出水面。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该指导意见发布后,不同行业观察者解读不一,网贷机构也作出不同反应:一部分将其视为网贷行业的救命稻草,“不管怎样,先努力上岸”;另一部分则因门槛过高、可行性差等问题,未有转型意愿。

微信截图_20191129011407

指明两条路径

网贷风险整治迎来新一步进展。近日,一则关于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的指导意见引起行业热议,北京商报记者从接近监管人士、平台等多处确认了该指导意见的真实性。而自此前“175号文”明确鼓励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后,经过近一年时间,该转型路径终于得到监管的进一步明确。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该转型意见从平台合规条件、注册资本、股东条件、存量情况、转型方案及期限等进行了一系列要求,其中明确提到,网贷机构存量业务须无严重违法违规情况,股东需具备消化存量业务风险能力、转型方案获得大多数出借人支持配合等。

对于有转型意愿的平台,指导意见指明了两条可选路径,一是可转型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贷公司,第二则是可以转型为全国经营型小贷公司。前者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00万元人民币(出资形式为货币);后者则不低于10亿元,其中首期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且在首期实缴资本的基础上还应同时满足不低于转型时机构借贷余额1/10的要求。

对于转型期限,指导意见也定下了较为紧凑的时间节点,具体为原则上不超过一年;部分存量规模在50亿元以上且借款期限大部分在一年以上的网贷机构,原则上不超过两年。其中拟转型为全国经营小贷公司的网贷机构,还应具备符合条件的经营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的互联网平台,才可将临时牌照更换为正式牌照。

行业观察者张鑫(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目前大部分平台都希望往全国经营性小贷公司转型,但这一转型并不容易,仅注册资本金10亿元、收取借贷余额1/10这一个要求,就已经把很多平台卡死在门外。他直言,很多中小平台并没有足够的资金,而少数头部平台待收金额又高,因此这一资本要求对市场上大多网贷机构来说都不是小数目,即使最后满足了也得“大伤元气”。

面对“高昂”的注册资本金,引入新股东是否是一种可行的解决方式?张鑫指出,在当前的资本寒冬下,很少有平台能在监管限定期内找到可靠的新股东,因此唯有原有股东继续努力才比较现实。北京市网络法学会副秘书长车宁也认为,一方面,网贷机构企业历史包袱沉重,未来发展不明,合法性存疑;另一方面,引入的新股东大概率前期(如三年内)无法分红,即使存在这样有实力有意愿的“天使”股东,其参股数量也不得超过2家,控股数量更不得超过1家,因此,从整个行业情况来看,多数平台无法在短时间内引入新股东解决根本需求。

网贷机构反应不一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指导意见明确,转型小贷将坚持机构自愿和政府引导的原则,而在转型路径明晰后,北京商报记者却注意到,一部分平台表示意愿强烈,称转型为必然选择,且已开始行动;但也有平台表示,暂未有小贷转型意愿,一方面希望能争取消金牌照,另一方面仍想继续等待网贷监管试点。此外,还有部分已持有小贷牌照的网贷平台,对该次指导意见则持“观望”态度。

11月27日,贵州一P2P平台已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在收到指导意见后,已于11月25日正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转型申请,预计将于2020年1月底前发布经相关监管部门认可的转型实施方案。该平台工作人员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正在配合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并在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制定转型实施方案。

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各个地区多家网贷机构平台,多家上海的网贷机构表示转型意愿强烈,部分平台直言已将转型小贷视为最后的上岸途径。部分北京网贷机构人员也指出将配合监管要求积极转型,“这是必然的选择,如果想要继续发展,必须根据监管的指导建议积极调整”。

而在多家平台纷纷抓住“转型小贷”这一救命稻草时,也有网贷机构人员指出,公司目前暂未有小贷转型意愿,主要原因是:一方面希望能争取消费金融牌照,另一方面仍想继续等待网贷监管试点。

麻袋研究院研究员王诗强分析,“转型网络小贷公司对部分中小平台比较有吸引力,会有一些存量规模不大的网贷平台积极申请转型,但是,对于头部网贷平台或者存量规模较大的平台,转型网络小贷压力较大,吸引力较弱”。

他进一步指出,目前,网络小贷非标融资杠杆太低、门槛较高,很多网贷机构股东担心未来发展重蹈传统小贷覆辙,因此积极性不高。建议监管放开网络小贷牌照杠杆限制,大幅度提升牌照价值,从而提高股东积极性,吸引新股东参股,从而可以更好地解决网贷存量风险。

转型成功率几何

尽管此次指导意见为网贷机构指明了转型路径,也已有平台打算“上车”,但具体可行性有多高?能真正成功转型的平台又有多少?多位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按照目前的监管文件,全国性的网络小贷牌照不会太多,区域性小贷牌照各地监管部门权限较大,数量不能确定。目前监管还是以出清风险为主,尽量挽回投资人出借资金,将投资损失降到最低。

一接近监管人士推测,在转型小贷机构的数量方面应该不会有具体限制,但从整个可满足转型条件且有转型意愿的平台来看,该数量不会超过两位数。另一资深人士进一步指出,当前,有少数平台已经布局网络小贷牌照,在此前提下,以下几类平台将更适用于该转型路径:一是真正有意愿有能力的平台可以转型;第二为自身没有牌照的可以去挑战一下;第三则是对于存量规模适度、融资渠道通畅、风险压力不大的企业,这次将是一个非常好的上岸机会。

车宁则指出,网贷机构在转型前也应考虑一下转型的价值。他坦言:“这其实是一场被外力驱动而离开舒适区的冒险。这一冒险中,企业要交出的是作为其真正有优势的吸收资金能力,但获取的是一张‘临时’牌照,此外还需要面对未来‘生产’资产能力的挑战。”

他进一步指出,与此前持牌机构的正常状态不同,这块牌照的存在与否和价值大小与企业的风控工作息息相关,其逻辑与刑法中的“缓刑”多少有些类似,即设定一定考验期,根据对象实际表现决定去(退出市场)留(转型成功);此外,这一牌照与过去牌照的存在方式不同,在真正转型前,这块牌照在当前只是“临时”许可,当触犯红线要求后自动失效,触犯黄线要求而又无法整改的也自动失效,加上何时转正前景不明,因此这一牌照也有了一番“纸糊官帽”的意味。

北京商报记者孟凡霞实习记者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