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横空出世 5年间亏幅扩大八成以上 互联网银行年报发布 微众资产规模突破2千亿元大关 伊朗石油最新消息 美国还制裁伊朗原油吗 华为败给高通原因 华为一票败给高通因联想吗 美国出口中国大豆最新消息 我国为什么进口美国大豆? 资本市场综合改革路径明确 统筹推进相关上市板块改革 六种房子能升值 注意了!买这几种房子升值潜力最大 中国给伊朗定心丸 美国制裁伊朗石油中国是反对的 家长开直升机到学校,文化人教育孩子的方式硬核且值得学习 奚梦瑶疑怀孕是真的吗?穿平底鞋“嫌疑”很大 韩佳人二胎得子母子平安,距离第一胎已是三年前 海尔被曝卷入贿赂案,受贿官员曾收到10万回扣款 张云雷演出被叫停是什么情况 事件始末详细原因介绍 偷听老公电话内幕交易买亏股票 赔了“夫人”又折“兵” 葫芦娃之父胡进庆逝世 致敬童年艺术家 美国科学家成功实现人脑连接互联网,现实版黑客帝国要来了? 陈晓旭去世12周年,宝黛情珍贵难忘欧阳奋强亲笔执书祭念 关晓彤饰演惠若琪,她能把人物超燃历程表现出来吗? 好莱坞女星涉招生骗局,美国最大的招生丑闻还牵扯出哪些人? 朋友圈打卡是什么意思?朋友圈晒打卡违规是怎么回事 猛龙击败76人 系列赛4-3晋级东部决赛 孔雀王作者荻野真去世 享年59岁 上饶校园凶案最新消息:行凶者事先曾警告 熊孩子毒死小龙虾是怎么回事?附事件详情始末 湖人签约沃格尔 基德成首席助理教练 上饶遇害男孩父亲发声:儿子霸凌说法是对孩子的诬蔑 巩俐确认出演中国女排 影片定档2020年1月25日 小霸王游戏机团队 为什么解散团队? 普京拥抱曾经的老师 普京的老师是谁? 瓜子二手车贷款通不过怎么办?可以试一下这3个方法
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横空出世 5年间亏幅扩大八成以上

2019-05-14 09:42:18   来源:
当5年前首张互联网保险牌照横空出世时,曾引无数同业艳羡。不同于传统保险公司的经营模式,互联网保险公司直接可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的“一步到位”功能,带给市场极大的想象空间。
保险行业
保险行业
 

梦想虽美好,现实却很骨感。几年时间摸索下来,首批互联网保险公司交出的成绩单却是越亏越多。令人费解的同时,市场更关心的是,互联网保险公司离盈利究竟还有多远?

亏幅扩大八成以上

随着2018年年报的披露,首批互联网保险公司的经营成果浮出水面。“扎心”的是,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亏损幅度均进一步扩大。

已在港交所上市的众安在线,去年实现保费收入112.6亿元,同比增长89%;综合成本率也进一步改善,但亏损近18亿元,同比扩大80%。另外3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去年合计亏损10余亿元,其中泰康在线、安心保险的亏幅分别扩大84%、66%,易安在线则由盈转亏。

细究年报可见,赔付支出大幅上升是导致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亏损扩大的共因。尤以安心保险最明显,2018年该公司赔付支出同比扩大5倍至8亿元,占保险业务收入的52%。其次是众安在线,去年赔付支出近46.5亿元,占同年保险业务收入的41%,同比扩大98%。另外两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的赔付支出占比均在三成左右,但均同比扩大80%以上。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赔付支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保险公司的业务质量。由此可见,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目前还处于牺牲部分质量追求市场规模的时期,当然,这也是很多初创保险公司的必经阶段。

意外伤害险和健康险是泰康在线与易安保险主攻的方向,虽然带来了可观的保费收入,但赔付支出同样不低。据统计,2018年,这两项业务为两家公司贡献了80%、89%的保费收入,同时也带来了75%、86%的赔付支出。承保风控不力是这两类险种赔付高企的主因。

试图另辟蹊径的众安在线和安心保险,则在保证保险这项新型险种上栽了跟头。这个险种给两家公司均带来了不小的赔付支出。不过,面对这方面的亏损,两家公司选择了不同的应对策略。

据了解,安心保险2017年开始瞄上保证保险,主要承保对象为P2P平台,当年凭借该险种揽入保费逾2亿元。不幸遭遇“爆雷”,去年该险种赔付支出高达1.75亿元。眼见形势不好,安心保险去年大幅压缩保证保险业务,业务收入同比下滑78%至0.44亿元。

众安在线则选择加强风控,同时继续扩大业务规模。2018年,众安在线消费金融生态赔付率下降32.6个百分点至72.3%,保证保险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77%至22.68亿元。自身的资源禀赋,决定了这两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截然不同的应对策略。

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分析称,众安在线2017年便设立了保险经纪、小额贷款子公司,就是为2018年发力消费金融业务铺路,通过联合持牌金融机构,在技术与数据上深度合作,双方联合网络反欺诈,才能在去年消费金融行业风险上升的背景下大幅降低赔付率。资本金和背景都不够强大的安心保险则因难以配备各方资源,而无奈选择了压缩这块业务。

需要更多耐心与包容

当下正值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成立3年至5年的关键时期。据不完全统计,有35%的财险公司在这一时期实现了盈利,但以轻资产为先发优势的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怎会反而落后一步?

对于财险公司而言,能否实现承保盈利,主要取决于赔付支出和费用支出两大指标。相比赔付支出可靠风控手段来加以遏制,费用支出因涉及第三方渠道而难以掌控。在这方面,和传统财险公司一样,正处业务扩张期的4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也深陷泥淖。

一般来说,财险公司的费用主要包括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下称渠道费用)、业管费。前者主要是财险公司支付给渠道和代理人的费用,后者则包括技术服务费、职工薪酬和折旧摊销等。

以安心保险和众安在线为例,去年渠道费用分别同比增长168%、98%。其中,处于强监管下的车险业务,去年费用利用效率明显提高。但在健康险上,费用使用效率却明显降低。比如,安心保险的健康险渠道费用同比增长6.4倍,相应业务收入仅增长5.55倍。

相比渠道费用,以技术服务费为主的业管费,则是互联网保险公司不得不支出的一笔投入。以众安在线和易安保险为例,两家公司摊回分保费用后的实际业管费大幅提升,其中技术服务费占了大头。“这两家公司均将‘保险科技’作为公司战略方向之一。科技输出去年已经为众安在线创收1亿多元,只是尚未实现盈亏平衡;易安保险整体业务规模最小,但愿意拿出近半收入用于科技研发,实属不易。”前述互联网保险公司人士分析称。

那么,互联网保险公司究竟离盈利还有多远?一位互联网保险公司高管说,未来科技投入还会不断加大,只能等业务规模慢慢扩大来摊薄成本,方能真正开始进入稳定的盈利期。

可预见的是,在行业深化转型、市场竞争加剧的当下,互联网保险公司的初创期或许比市场预期的还要久一些,资本和市场不妨沉下心来,给这批新生儿更多耐心与包容。